曾到造句,含有曾到的句子

• 这位大名鼎鼎的发言人曾到萨克拉门托州议会去过。

• 党和国家领导人胡邦、、李铁映等曾到该厂视察

• 这是旅游者必去的地方三毛在生前曾到过定海

• 大禹治水也曾到西域察山观水明辨流向

• 四年前,冯潇霆就曾到法甲南特队参加过试训

• 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纳兰容若

• 几年之后,也只有我创作的曲子,才能证明我曾到这个世界上来过。

• 在黄河边上我遇见一位名叫王豪的七十岁老农夫,他不曾到学校念过一天书。

• 初步调查显示,几乎所有感染者都曾到永城市马桥镇一诊所接受过静脉推注治疗。

• 行事曾叫众口哗,本来白璧有微瑕,少年琐碎零星步,曾到拉萨卖酒家。仓央嘉措

• 罗宾逊在2009年曾到过雄森熊虎山庄,她认为这座山庄就是一个经过伪装的老虎农场。

• 我曾到硅谷去了解那里公司的组织设计,同时也了解它们的人才生态系统。

• 一名住在北角29岁青年,前晚放工后曾到健身中心做运动,至凌晨才返家

• 他在中专毕业后,曾到离库伦旗一、二百里的科左中旗工作了七年。

• 面对债主逼债,他和17岁的弟弟曾到河内的一些医院打听卖肾情况。

• 他父亲也曾到学校里来过,脸色苍白,两脚抖抖的,一副怒容,发长长地垂在眼前,歪戴着帽子。拨来可西在路上一见父亲,虽战惧发震,可是立刻走近前去。父亲呢,他并不顾着儿子,好像心里在想着别的什么似的。

• 我曾到过一个江南的小村落,那里山清水秀,仿佛世外桃源。春天一到,百花怒放,顷刻间姹紫嫣红。

• 念大学的时候,我曾到我叔叔汤姆在威斯康辛州北部的钓鱼度假村打暑期工。我在那里给房子刷漆和做杂活儿。

• 在初选中失声之后,我曾到纽约看一个专科医生,找到了一个发声教练,他教我做一系列练习使我的咽喉扩张,奋力把声音往上顶出鼻窦洞。

• 但是你的舌头到达不了牙刷曾到过的所有地方,而牙刷也到达不了牙间隙中缓慢但逐步增长的牙菌斑。

• 她曾到过中国的北京及澳洲柏斯作四星期的观光团,这证明她热情于适应新事物和学习外国的文化。

• 约言之,关于物质的、社会的、精神的全部事情,都曾到过他那心的外科室的刀底下,可是他都只解剖到一半就丢开了。

• 就像许多X世代的人一样,我在年少青春时,也曾到游乐场、电影院与比萨店,花大把的时间在低解析度画面与低传真音效的电玩机台前舞弄控制器。

• 幻想中的作品,有着儿童一般的妩媚,有着欣欣向荣的喜悦,芬芳妖艳不下于鲜花,浆汁的饱满不亚于未曾到口的美果。这便是所谓幻想和幻想的乐趣。

• 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纳兰容若

• 所有的爱,所有的恨,所有大雨里潮湿的回忆,所有的眼泪和拥抱,所有刻骨铭心的灼热年华,所有繁盛而离散的生命,都在那个夏至未曾到来的夏天,一起扑向盛大的死亡。

• 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不是不知何事萦怀抱,而是知道也无能为力。解得开的就不叫心结,放得下的又怎会今生今世意难平?安意如

• 所有的爱,所有的恨,所有大雨里潮湿的回忆,所有的香樟,所有的眼泪和拥抱,所有即刻骨铭心的灼热年华,所有繁盛而离散的生命,都在那个夏至未曾到来的夏天,一起扑向盛大的死亡。郭敬明

• 皇明在还未如此成功的1998年以前便设立的党支部,这一行为让北京的中央领导层印象深刻,一位中央政治局委员曾到此视察。

• 我在等待我在等待等待的明天还未到来我的大门就要关闭而依然在这里等待,我在等待我在等待等待的一切无所期待我的理想正在破灭我的信仰也正在坍塌,我在等待我在等待等待的一切不曾到来我的尊严就要碎裂而依然在这里等待。汪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