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至理名言

• 女人总是看到男人的冷酷,殊不知正是那目空一切的冷酷,才让多个心高气傲的女人瞧的起他,甚至跪倒在他膝下。如哈巴狗般趴在女人脚边的男人,纵然再有72般武艺,却很难叫女人提的起重视的心,只因男人少了一样关键的东西--气概。1

• 女人最好不要总是耽误和男人的约会。要知道男人再能容忍女人,也不能容忍成年累月飞弛而去的时间。爱一个人,没有道理。看你所做事情的对错,却是有道理和规律可言的,女人并不能因为自己性别的特殊,而逃脱适当的指责。总是迟到的女人,一个缺点可以取消掉好些好些的优点。男人也是如此。

•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因为在异性面前,男人总喜欢表现自己很男人的一面。这样也才像个男人,所以大男子主义有时候是必须有的。

• 男人不爱你了,不会告诉你真实理由,而会以种种借口来掩饰,叫你到最后也猜不出他到底为什么会甩了你。女人不爱你了,一般会想要告诉你真实理由,因为她不想给自己心理增添负担,但如果事实太残酷,如她爱上别人这样的理由,为了照顾你的面子,她还是要说两人性格不合。从这一节,不晓得究竟是男人狠还是女人毒。

•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坏不是指心肠狠毒,自私无情什么的。而是指油嘴滑舌,花言巧语。一般的好男人以为说情话是油嘴滑舌,轻浮肉麻的表现,所以不愿去做。对别人这样说是不对,可是对自己老婆,就要油嘴滑舌一点。为什么不能做个心好嘴滑的男人呢?

• 男人常常自卑,女人常常自怜。男人借烟酒来发散心底的阳刚气,女人借化妆品来展现虚构的美丽。

• 男人和女人憔悴的极限是,女人会觉得自己彻底被打败一无所有一无是处,男人却觉得虽然结局如此之惨但自己却永远没有输,还有翻本的希望。

• 男人明明不能什么都给予女人,但是女人总是可笑的以为男人能给她们拿来一个星球。女人把男人逼成了火箭,呼啸着飞向另一个星球--别个美丽女人的怀抱,而原来的女人还会骂那男人是本拉登,邪乎到全球探测系统都找不着他的踪迹。

• 男人如果对一个女人没有办法的时候,不是气的浑身乱颤就是爱的死去活来。反过来也是一样。所以女人要想掌握男人的心,还不如采取怀柔政策,叫他依恋总比牵着他的鼻子好。男人要想要一个女人对他死心塌地,倒不如对她冷着点,勾引她的好奇心跑过来看看他究竟有什么了不起,这样还有点希望。否则的话,你前脚追,女人后脚撒丫子颠的比飞机还快。要知道,男人的智慧可以设计一场惊世的爱情骗局,但如果没有几分把握的话,女人的轻功胜过火箭。

• 男人若对女人太好,只能培养越来越多贪心钓金鱼式老太婆女人和自以为是理所当然习以为常的格格型女人,等到男人实在不堪苦刑,逃之夭夭,女人才会发现自己其实自什么也算不上。

• 男人要管理女人,但不要太烦,如种着一只瓜,偶尔洒洒水施施肥,自然成长,收获时肯定拿一只大瓜,可能顺便还被瓜主附送一大片瓜地。女人管理男人,就得管理他的一切,除了交朋友花钱喝酒上俱乐部之外的零事碎活,全得仔细算计,半个佣人的名分就是老婆。

• 男人一般很难真心的关心一个人,男人被母亲惯的比较自私嘛。女人一般很难懂得如何真正关心一个人,女人被母亲娇宠的比较幼稚嘛。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战争很多,现在却多以冷战为主,因为男人要风度所以不能大打出手,女人体格没啥战斗力,所以嘴皮子磨的似刀锋。男人以沉默应对一切辩论。闭嘴的不一定输。

• 女人爱男人,但爱的不对路,总喜欢往男人的翅膀上搭,所以男人总觉得自己象只背着一只母鸡的公鸡,因此急于甩掉女人这包袱。男人爱女人,爱的也不是地方,总是爱着皮囊,很少考虑到心脏里面有钻石没有。

• 女人不要太好强,有的女人自尊心过强。是别人的错她态度很强硬,是自己的错她同样态度很强硬。她总以为去求别人是下贱的表现,她是永远不会求男人的。这样的女人很令人头疼。聪明的女人会知道什么时候该坚强,什么时候该示弱。好强应该对外人,对爱的人这么好强你还要不要他呵护你啊?

• 女人孤单的时候就会哭泣,仿佛在自怜自贱中幻想中的王子就会听到她的哀音,从云端上方投来怜惜的目光。男人的孤单的时候,一般傻坐着,点一支烟,喝一杯茶,望着窗台发呆,这时隐约叫人觉得他是个失意的勇士。男人流血不流泪,女人流泪只是一种生理发泄。

• 女人其实是一个挺依附男人的类型。比如,男人爱抽烟,过不多久,女人的头发就烫成烟丝状卷曲式了,再不过多久,女人的头发又染成烟嘴那么黄了,又过了一阵,女人的地位就会如同烟屁了。男人就算心理再依附女人,也不会说出来。只会通过各种原因的烦躁表现出他的不安,但真正烦恼的原因,是不是感到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呢?

• 女人一般想的都不太多,而且思路都是笔直的大路,条条大路通罗马,如果认定了什么,就是一根筋不会变。男人的思想就象茫茫网路,太多的终端,固然极为全面,却不一定有女人离主题更近。就象恋爱,男人常会思忖过去今后生活的各方面细节,因此烦琐疲累,但女人轻松的傻气,统共只有一句话:“不管以后咋样,俺就跟定你拉。”这不,又给男人疲劳的身子增添了负担。